英文的「miss」可當作:小姐、失誤、錯過,還有想念....


對她現實生活中的朋友來說,她是常出些奇怪錯誤的女生,而且一直有著許多很白痴的言行舉止,但總還算是個挺朋友、善良體貼與偶爾來一點意想不到的細心的人。不過一場來自命運的失誤和意外,讓她與這個世界錯過了延續下去的機會。

我們失去了她,而她留給我們的,只剩想念。(這一小段文字寫於2013年11月13日凌晨。)

--
下面是一篇舊文,寫於2007年01月29日上午十點多。

標題  [弦音] 嗯,再見了。
時間  Mon Jan 29 10:19:51 2007
作者  Bluesdan (六弦琴魔=孤絕)

 

昨夜在錢櫃的一個多小時,只唱這首歌,唱了20多次,累,卻精神很好。唉!
連服務生都投以異樣的眼光;但是問心無愧,才不怕別人說什麼呢!

 

再說 也沒有用 再多 也不會夠

的確,現在多說些什麼,妳也不會醒過來了,永遠。
睡美人的王子還沒來,就等不及的跑到仙境定居了。
 
盼望只是一個夢 清醒只會更疼痛
 
妳知道嗎?我們多麼希望這真的是一場夢啊!
然而,當清醒的瞬間,卻仍然改變不了事實。
 
再說 妳本來就 遲早 會離開我
 
只是從來沒有想過,離別,會來得這麼早,又是這麼突然。
雖然在接到消息的時候,聽到初步診斷結果,就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了。
但是,還是來的太過於莫名其妙了!幹!
 
還有一點點時間 可以看妳的臉孔
 
昨日六點多接到電話,強迫自己去以為會有奇蹟,以為能再看到妳燦爛的笑容。
心裡想著還有機會可以一起聊音樂,聊歐洲的神話故事和中世紀的浪漫傳說。
好多還以為與可能,在事實已經構成的現在,都變成不可能了....
 
趁現在我還來不及難過的時候
 
瞬間與剎那,的確會讓人措手不及。
這兩天都一直不敢出門,深怕漏接每一通電話。
雖然妳知道我不是那種會很在意未接來電的人。
但是,情況特殊之下總該有配套措施,也該暫時拋去堅守的原則。
 
妳離去的背影 看著花瓣 慢慢的流走
 
然而,等到的卻是我最不想接受與面對的結局。
妳總是要每一個朋友用樂觀的心情去迎接所有未知的人事物。
在相聚的每一刻,更常常用活潑開朗的笑鼓勵我們。
但是,妳卻拋下我們遠走高飛,成為永遠的回憶了。
 
請讓我維持我僅存的溫柔 目送妳離開了我
 
有事,不能親臨面見;只能微笑看著Cable台的畫面遠目,在內心暗自流淚揮手。
假若真的放下正事不管,跑去台中的話,就算妳真的醒來,也不會開心吧?
因為妳就是這麼一個,隨時都會為了朋友著想的人,也是會為此生氣嘮叨的人啊!
 
收拾自己 整理這一切的來龍去脈
 
不會消極的,我並非那種會歇斯底里的人,雖然妳或其他朋友都說我是怪人,哈!
嗯,等這篇札記打完後,就會讓自己振作起來的,不需擔憂,放心吧!
會悄悄去送妳最後一程,再默默離開。
妳知道我是個孤僻的人,所以會原諒我不露面曝光吧?
 
答應我妳離開以後 別記得曾經有過
 
放心走吧!我們會在這裡,繼續的為妳努力活著,也會用笑容去迎接一切。
盡可能替妳達成未完成的事、想去的地方、想聽的歌....等。
雖然需要很長的時間去慢慢實踐。
或許,生活圈與社交圈不同,每個朋友可以做的事不一樣,但我們都會盡力的。
真的,妳放心走吧!
不要擔心與操煩我們,只要在那裡能過的快樂,偶爾想想我們,就好。
 
一絲絲可能 存在我們之間 發生過 那個結果
 
有結果與否,都一樣。
重要的是妳沒有圈內人的傲慢與優渥家庭女孩的驕縱;是平凡的相處。
欣結婚妳的安慰、義往生妳的惋惜;之前苦追Irene妳鼓勵著,雖然沒追到,哈!
謝謝這一切,也抱歉讓妳打氣與期盼破滅。
更請妳不要再為我們傷悲,因為我們很堅強,其實。
 
再說 妳本來就 遲早 會離開我
 
第一代台灣之光,楊伯伯也歸去了;也有人替他抱屈,為何只把焦點放在妳這裡。
不過,認識的人,包括妳也知道,我本來就是個重原則的人,有交情的永遠第一。
畢竟,親人、朋友才是一輩子離不開、拋不去、放不下的負擔,沉重,但是甘願。
妳不會無聊了,因為暫時還有他陪妳聊他一生的傳奇,與鐵人歷史的回憶錄囉!
 
還有一點點時間 可以看妳的臉孔
 
上次去賣創作與簽約,難得遇到妳。
不是說買了鼓,家裡也在裝潢音樂室,要朝音樂邁進?不是說還要學吉他?
妳彈那麼久的鋼琴與豎琴,拉了那麼久的提琴,轉的過來吧?
喂!妳也太不夠意思了吧?約翰柯川那張Trane's Blues專輯我早買到了耶!
妳不是想聽?還有很多超棒的珍藏CD在等妳啊!
我並非有錢到可以再多買,一片片Copy起來燒給妳,好嗎?
 
趁現在我還來不及難過的時候
 
妳的人生已經開始發光,夢想也慢慢的實踐中,但還來不及完成,就拋下了。
沒關係。我們會在適合自己的領域,盡自己的全力,幫妳完成的。
真的來不及難過,其實。因為要替妳好好走完最後的路,妳夢想的路。
 
妳離去的背影 我歪著頭 多美的鏡頭
 
最後一次見到妳,也早已經忘了正確的日期與時間了,但妳還是一貫的笑著。
勸我早日離開見光死的「藝文掮客」領域,用自己的本名發表與創作。
別再當別人的槍手了。好有趣的名詞。
雖然我喜歡低調,剛好就可以了,但是我會持續努力的,衝了!
 
請讓我維持我僅存的溫柔 目送妳離開了我
 
對了,偷偷告訴妳,除了小Van的歌,還唱了祝你一路順風、我終於失去了你喔!
本來想點薛岳的失去聯絡,卻找不到;妳知道他可是台灣搖滾樂團的祖師爺啊!
然後,莫名其妙的水果狗來電了,鬼才曉得牠們怎麼弄到號碼,很詭異,對吧?
不能說的當然沒說,可以說的也裝死不說,反正妳不在,牠們也瞎掰不了什麼。
 
收拾這個家 曾經有個妳存在過
 
家,應該說只要認識妳的都會很自動的在心裡留一個友誼之屋,進住。
但是,妳離家出走,到遠方旅行了;什麼時候回來告訴我們,外面是什麼樣子?
那裡,有比維也納有氣質、比希臘浪漫、比瑞士更美,或是比英國更冷嗎?
 
答應我妳離開以後 想起的那一個我
 
對!還是那麼的孤僻低調、離經叛道、冷淡沉默,總是像冰一樣。
不能否認,難過與不捨、悲嘆與惋惜真的有,其實。
然而,卻不會在現實的表象上面,輕易地流露出來。
 
只是一開始 還嘻皮笑臉很愛說 冷笑話 的那一個我
 
在朋友面前,才會有笑容、哀愁、快樂、生氣。
這樣的朋友並不多;因為朋友多,所以朋友少。
有好多朋友都走了,怎麼連妳也要跟著走了呢?
雖然,妳年紀較長;或許,這樣也好吧?對嗎?
妳知道我的願望就是讓我關心的親人朋友先走。
因為,承受悲傷的壓力,讓我一個人擔下就好。
 
--
然後,還有然後嗎?或許有,也可能沒有。
不只圈內的朋友們,平凡的朋友也會努力。
 
只知,私人演奏會沒了;未來的音樂之旅也沒了,因為專屬翻譯機,她壞掉了。
那裡,沒有接不完的通告、拍不完的戲,卻有了更多的時間可以在音樂上專研。
未來,大家去找妳的時候,記得把練習成果,表演給我們看,不能再食言了喔!

在我生命中剎那出現,卻只短暫停留數年的過客,卻也是少數珍惜的朋友啊!
 
再見了,永遠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

六弦(Blues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