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信,是很多人從小就學會的一種人工技能,卻伴隨著成長而逐漸被淡忘.... 

 

前陣子,收到一封初中時期認識的友人來信,不是BBS站內信、不是電子郵件、不是大哥大簡訊、更不是各種社群網站的訊息,而是一封「用手、用筆、用紙」所寫的信,連收件人、地址都是手寫,而不是現在常見用印刷或電腦輸出的制式貼紙。

 

拆閱後,內容差不多就是朋友平日相處的那些閒聊與問候,但心情很好。自己偶爾(雖然是很少的偶爾....)還是會有寫信或卡片的習慣,看到還有朋友至今也仍保有相同的偶爾,就覺得很親切。

 

若不把工作上的必要、軍旅生活一些規定、求學時期的資料往返等算在內,在這個資訊科技發達的年代裡,已經很少人「寫信」了,甚至很多人乾脆摒棄這既麻煩又累人且沒效率還浪費時間與金錢的傳統。

 

是啊,電話很方便、網路很方便,人就是要進步,學習過高效率的生活,不少人都認同在全球化逐漸擴張的世代,這樣才能稱作跟得上潮流。

 

但是,我們得到了便利,卻沒有想過,或許可能也失去了些什麼....

 

開始有呼叫器的年代裡,人人腰間都扣著一個小機器,當它發出嗶嗶聲響時,找個電話或公共電話回一下,就可以跟對方聯絡,出門在外很方便。還有一些透過不同數字組合,是家人、朋友或情人間共同約定的專屬密碼,不用回電也不用猜,只要看到以後,馬上就知道對方要說的是什麼事了,接著,逼逼扣也開始有「中文字幕」的功能,聯絡就更方便了。

 

當台灣開放民營電信後大哥大逐漸普遍,腰間除了逼逼扣,又多了個機器。有些「雙槍俠」腰間的兩支大哥大,在當時似乎也成了一種另類的榮耀,因為象徵著人脈、事業做很大,或一些既神秘又奇怪兼詭異不可考的虛榮....。而大哥大加入簡訊功能之後,更直接取代了「中文呼叫器」的地位;接著,機器的體積與重量越來越小、功能越多越聰明,而且還可以上網了!根本就是口袋型電腦,而且是可以打電話與傳訊息的口袋型電腦。

 

至於BBS的信件與轉信、網際網路的電子郵件、各大社群網站的訊息交流,其便利與普遍,相信不需多做解釋,大家都很熟悉了。

 

我們跨越了千禧告別第二個千年,送走公元二十世紀來到新的年代;
隨著科技演化的突飛猛進,也迎接了日新月益的各種產物與進步;
同時也開始將最原始最簡單的交流方式與媒介,放在心裡不容易發現的角落。

 

寫信,是很多人從小就學會的一種人工技能,卻伴隨著成長而逐漸被淡忘....

 

即使為了追求效率而選擇科技,但也是科技始終來自惰性的最佳寫照;現在的我,也正使用高科技寫下這篇文章,平常也習慣這些高科技帶來的便利,雖然總是面對毫無生氣的冰冷機器,將訊息透過一再拆解與重組的數碼傳遞,但在每一次獲得回應的互動裡,也能感到些許溫暖。

 

相對在「手寫信」為主的年代,每次給家人、朋友、筆友、情人去了信,經過一段時間的等待,接獲回信的感覺,則有如火山爆發般的激動,因為表示有人對自己付出的在意,感到在乎,並用相同的方式賜予回應;無論這個表示回應的「在乎」所傳遞的內容如何、是多是寡、討厭或喜歡,它都是一種人性的互動,一種雖非口語溝通卻能讓心彼此交流的管道。

 

每個人的筆觸痕跡與字體形象都不同,字裡行間偶爾的塗鴉、插圖與色彩,也都像是在紙上跳著舞、有生命的符號,它是那麼純粹、直接又自然,彷彿一片無心出岫的天邊雲彩,流露著最簡單卻也是最美好的樣貌。

 

寫信,是人人都會的技能,雖然它已經被囚禁在淡忘的監牢裡;若能夠偶爾將它從心中角落釋放出來透個氣,也是一件很好的事。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

六弦(Blues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