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在2007年5月29日所寫的回憶小插曲,其實。

那年,我還只是個吳鳳的二專一新生,但卻對學校周遭的路況與一些
店家、特別的地點卻熟到不能再熟。

畢竟嘉義是我土生土長的小城市。

我常去的很多地方,卻有一個非常特別:「民雄23號公墓納骨塔。」

那裡人煙稀少空氣好,頂多就是我在那抽菸罷了!

還有一大片的草地,夏夜偶爾還能看到螢火蟲;從我家附近的樹林砍
光誘F社區後,再也沒有成堆的螢火蟲飛到庭院裡。

而在那別人會認為是荒涼之地的小樂園,卻是我很愛的地方,不是因
為螢火蟲....或是蜻蜓。

而是完全的靜謐。

有段時間,我傍晚都會買個晚飯去那裡的小涼亭,然後一個人靜靜的
用餐與思考一些人事物。

接著,我發現到有個老先生也都差不多的時間,會去那裡散步。再過
了一陣子,彼此似乎會很有默契的在出現與微笑點頭示意。

後來,就會偶爾有一句沒一句的說上一些些話。

他說普通話字正腔圓,台語也非常標準;然後我都叫他「賴桑」。

有次賴桑說:「你為什麼常常來這裡,一般年輕人根本不敢來這種到
處都是死人的地方啊?」

我說:「因為這裡靜,我喜歡靜;而且我的個性聽說是很孤僻的(笑)。」

然後賴桑他也很慈祥的笑了起來。

他說:「但是我覺得你很有意思,這個時間,外地的學生們都忙著跟
同學在打關係做外交與探索新城市的東西與遊樂的場所;本地的學生
都回家和家人一起吃飯;只有你會跟死人一起吃飯,哈哈!」

我:「死人有時候比活人更好相處,活人會處心積慮的為求目的地不
擇手段,我看太多了;不像死人或鬼魂,說一是一,不會出爾反爾。」

他:「呵呵,看來你似乎有過一些異於常人的經歷,也難怪你是第一
個跟我打招呼的人,我在這裡散步那麼多年,每個人都當我不存在,
只有你願意陪我說說話、聊聊天,打發一點時間,謝謝。」

我:「反正大家有緣啊!哈哈,而且你又不嫌棄我是個年輕學生。」

他:「的確有緣。你是個好人,說真的,不要去走難走的路,要選
擇正確的路走,你會跟我這樣的一個糟老頭說話,我真的很開心。」

我:「賴桑,不要這麼說,你也對我不錯;我菸抽完了你也是很慷
慨的請我抽菸,而且你已經請我抽了好多次了,但為什麼你自己都
不抽菸,卻還帶菸在身上呢?」

他:「我想抽,但是不能抽了;所以買來過乾癮,而且,我喜歡你
這個小子,你不會瞧不起我這樣的一個老人家。」

他是抽白長壽的,我那時候抽峰,每次拿菸給他,他都不抽。
但是當我的菸抽完的時候,他就會掏出一包白長給我。

還有,我要給他錢,他都堅持不要,甚至會說這樣是看不起他。

又過了一段時間沒去。但是當我想到,買了東西去那裡吃的時候,
我又遇到了賴桑。

這次他卻主動來跟我說話了。

「嘿!我以後可能不會來這散步了,我要離開這裡了。」

「怎麼了呢?」我很疑惑的問著他。

「就有點事。但是我不會忘記你這個可愛的小伙子,你讓我感
到從未有過的關心與溫暖,謝謝你。」

「那....賴桑,我也不好多問了,我也會記得你這個 "老"朋友的。」

「哈哈哈!在我臨走前,故意消遣我這個老頭子是吧,哈哈哈....」
.
.
.
.

後來,我就再也沒看過賴桑了。

一次偶然機會,我在白天的時候去,問了一下在那做事的管理員,
想跟打聽有關賴桑的事情。

結果,管理員說:「你不是遇到土地公就是見鬼了吧?」

我回他:「鬼?他還能跟我聊天說話,還能拿菸給我,我也可以觸摸
到他的身體啊!」

管理員:「但是,他有沒有收你請他抽菸?他有沒有吃你帶去的食物
呢?沒有吧?所以囉....不過你的膽子真的很大,我在這做那麼久,
還第一次遇到像你這樣不怕鬼的學生,還常常來這裡吃飯勒,哈哈!」

我沉默了一下,跟他道謝就走了。

但是,我心裡還是希望,無論他是鬼、是土地公,還是我認識的那位
慈祥的賴桑,他都教會了我一件事....

身邊的人,不管是不是你認識的,或釦A的一個微笑能讓對方甜在心
頭;一個親切的招呼會帶來相識的機會、或是增近彼此的友誼。

話雖然說的很好聽,但我還是一個很孤僻的人;仍然是靠著與生俱來
的傲慢與自以為是的態度過生活,是個不長進的人。我自己認為。

也有可能,賴桑是因為我一直沒有進步,所以生氣了,不理我了吧?

無論如何,他卻是一個很值得尊敬的長輩。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

六弦(Blues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