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單純想寫點文章而已,其實。

稍早之前,大約地震前回到家的。

上午如同往常,清醒後就是一貫作業的先喝一杯水,抽根菸,上個
廁所後開始梳洗、吃早餐。

然後到家中工作房,開電腦。

抽根菸後,再開始研究一些投資標的相關的資料、財報、分析資料
,與簡單的自我評估與決策。

中午,下樓先抽根菸,再吃點午餐。

吃完腸胃藥後抽根煙,就準備午休。

下午起床,喝杯水、抽根菸,洗澡。

當繁瑣的例行公事般的每日作業完成後,才是「今天」的開始。

換好外出服,準備迎接美好的夜晚。

走出家門,發動引擎,抽根菸暖車,帶著莫名悸動的心出發。

先去了常去的某小店,點了一碗大雞肉飯、皮蛋豆腐和一碗味增湯
,簡單解決一餐,抽根菸,離開小店。

騎著車在市區的街頭巷尾四處亂晃,釋放離群索居的孤僻天性帶來
的悠閒自在,享受著自我封閉的孤傲獨行。

的確很寫意,哈!

過去,每年的這一兩天,總是在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短暫糜爛和
奢華中渡過荒唐的這個「階段」。

當然,有些深交的摯友,是時間到了,不用通知就會自動出現;也
有一些是另外通知,發現又有酒喝、又有肉吃才會出現。

前者,雖然過了好幾個寒暑,仍然存在。

後者,漸漸過濾,自己選擇不再聯絡了。

但是,喜歡熱鬧的情緒和經過的歲月是成反比的。

漸漸地,開始選擇讓自己一個人,會比較自在些。

買了一手台灣金牌(力七對不起,那時你家已經關門了....),抽
根菸,獨自到常去的納骨塔花園涼亭看夜景。

停好車,抽根菸,打開一瓶啤酒。

在這種幾乎會要人命的天氣,喝冰過的啤酒,還蠻有找死的感覺對
吧?況且肝膽腸胃科的醫生也交代過,要我少喝酒比較好。

不過,偶爾破例一下,應該還罪不致死吧?哈哈!

獨自在寬廣的花園散步,抬頭仰望天空....嗯....幹!

今晚還是有些許雲層覆蓋,但還是有一點稀疏的星光,還可以。

然後,在看星星與思考一些莫名其妙的感慨同時間,才發現菸不知
覺的燒到了手....

捏熄它,丟到空啤酒罐裡。

反覆的動作,持續著整晚....

呃,但不是無限迴圈,也沒有呆到一直讓香菸燒到手,嗯。

酒喝完了,菸也只剩兩、三根。

把空罐子與塑膠袋一起丟到垃圾桶,請原諒我沒有分類....

....因為那裡根本就沒有鋁罐回收桶啊....

走回停車的地方,發動車子,點根菸,等暖車。

然後....幹!有一隻貓,選在這個很妙的時間點了跳出來,稍稍的
嚇到我了。

我個人是不怕另一個世界的好朋友,但是會被這種奇也怪哉的事情
給干擾到。

騎車到彎進中正大學轉角的那間7-11買了包菸,再騎到中正大學
大吃市旁邊,某個常去的景點。

卻發現....又多了一棟建築物了。

停好車,抽根菸,在附近散個步。

那個點,是幾年前還在吳鳳技術學院念書時發現的,當時周圍沒有
建築物、路燈沒在開、沒有光害,偶爾有一兩隻螢火蟲。很好。

過了五、六年,建築物變多,路燈也開了,螢火蟲也不見了。

今天再過去,多了新的東西,也少了記憶中有的畫面。

只能用逐漸消失的歲月來埋葬曾經短暫的過往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