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但美麗的彩虹,奇怪但討喜的鳥兒,奇怪但溫暖的心情;
然而,那滿溢於心的無限感動,卻是理所當然地一點都不奇怪。

週六整天在家把愛亞老師的小說《是誰在天空飛?》翻出來再看一次,

還把李歐納科恩的《美麗失敗者》狠狠讀了大半本。
 
看完之後,才猛然發現早已經不知不覺到了週日,而且也快天亮了。
 
一個人站在房間窗邊,點起一根菸,透過呼出的一縷輕煙白霧,
看著仍下著一陣陣迷濛細雨的清晨天邊。
 
一根根電線桿的黑色纜線,遠遠看去就像是五線譜般,
遙遠天邊的雲際滑落一絲絲的雨水,彷彿也變成一顆顆的音符;
一座充滿著蟲鳴、鳥叫、雨聲的音樂舞台在我面前,這是一首大自然的交響樂。
 
突然,一道好大的彩虹很神奇地映入眼簾....?
是呀,下著雨的「黎明」時分,這實在太神奇也太詭異,簡直是太不可思議了....
 
我看到一隻鳥,緩緩地順著「虹橋」的弧線飛過。
 
或許是風雨影響的關係吧?
牠上下顛簸、又飛飛停停地在電纜休息,遠看就像是行走於彩虹橋上,
樣子有點笨拙,但那模樣也真是可愛極了。
 
我捏熄手上的菸,靜靜地看牠飛呀走呀,就在神奇的彩虹橋上。
 
沒多久後有幾隻看似他的同伴飛來了,繞著牠兩三圈之後就逕自朝北方飛去,
留下牠獨自飛行。
 
再度點起一根菸,看著牠不顧風雨的阻力獨自奮力飛行。
一人一鳥,同樣的形單影隻。
 
沒多久就發現自己眼鏡的鏡片開始模糊了起來,
不知是香菸燃燒產生的煙霧影響、還是窗外小雨的水氣?
只記得眼眶周圍隱約泛起的淚水和鳥兒振翅的次數是成正比的。
 
在稍早前的週五晚上,開始下了點雨。
 
美股收盤前夕,還在思考工業電腦與平板電腦在雲端技術上密不可分的關連性、
相關的產業分析要怎麼作、與下一波段的操股策略。
 
結果收到消息說小譚老師在廈門出車禍,當場不治身亡了。
其實他以前是學錄音的,根本不會 Bass 跟樂理,
是後來錄音工作需要專職的 Bass 手,他一位彈 KB 的朋友慢慢教會他的。
最近他都一直在中國幫我最愛的流行男歌手張信哲的巡演活動上彈 Bass。
 
當下心裡很悶啊!率性的講法就是:「感覺真是幹拎xx的難過!」
 
先是阿Zin這像瘋子的怪才,再來是小譚老師。這些年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喜歡的、甚至認識的人,以一年至少一位的數字,一個一個都離開了。
 
這些無論是認識、僅有數面之緣、或只知其人的各領域前輩、長輩、朋友,
在與病痛、意外等所有會出現在生活中非預期的抗戰上,他們是失敗的一方;
不過,在其各自領域的事業,他們也用生命譜出動人的樂章、寫下永恆的歷史。
或許他們在擺脫病痛、放下沉重但也算是甜蜜負荷的生命重擔之後,
已經在天上快樂的飛翔著吧?
 
竊以為,這應該也是最美麗的事。
所以我們應該收起悲傷,停止消極與無奈,誠心用力的祝福他們,
這樣才不會讓他們在天國飛行的旅途中,還要掛心還活著的我們是否振作起來。
 
在看著鳥兒獨自飛過彩虹橋的那一瞬間,我心中響起了《泰伊絲冥想曲》的旋律。
相信只要是有學過小提琴的人,應該也都會對這條曲子不陌生吧?
 
這是法國音樂家馬思奈在其所寫的歌劇作品《泰伊絲》中的小提琴獨奏曲目;
整部故事的情節,跟自己看著鳥兒飛行的當下心境感受,
也有著異曲但同工的巧妙吻合。
 
唯一不同的是,故事女主角最後變成修女了;
而在自己故事中曾經有可能會是最後港灣的她,在2009年五月飛去天國當天使了。
 
但是,我的心卻是溫暖的,因為鳥兒的勇氣也給了我不少力量。
 
當鳥兒在北方天邊飛遠不見身影、彩虹也逐漸消失以後,
我仍呆呆地站在窗邊許久,回過神後已經中午了。
 
胡亂用個午餐配著緯來電影台播的《當愛來的時候》隨便吃一吃;
看到電影最後一幕女主角在生下小娃娃後喜極而泣展開笑顏,
突然間,竟又很詭異地在那奇怪的當下,萌生一股想結婚生子的念頭,
這種莫名其妙又突如其來的短暫想法,也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的神奇。
(所有認識的朋友都知道,在往年,我應該是不太可能會有這種念頭的....)
 
所以我就坐在床上,拿起吉他,拼命地亂彈一些東西,想試圖去分散注意力。
 
從小蜜蜂到天空之城、從卡農到加州旅館、從張信哲到薛岳、
從齊柏林飛船到猶大祭司,再從 Highway Star 到千夢一夜;
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當再度醒來已是週一的凌晨三點半了....
 
真是一個奇怪但有趣的週末。
 
奇怪但美麗的彩虹,奇怪但討喜的鳥兒,奇怪但溫暖的心情;
然而,那滿溢於心的無限感動,卻是理所當然地一點都不奇怪。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

六弦(Blues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