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哪一天,只記得大約是在夏、秋交會之時,
獨自一人騎車去某個很久沒去的墓園散步....

然後看到一位身材瘦弱矮小的老先生蹲在一座墓旁拔草。
當他意會到有人進來時,抬起頭來微笑點個頭後,
再用肩上披的毛巾擦個汗,又繼續手邊的工作。

隨意挑座墳墓,順手撥掉灰土後,就坐在矮牆上,
喝著帶過去的啤酒,點個菸,並靜靜地看他工作。

無心出岫的雲彩,跟著倦鳥在黃昏時分漸漸遠走,
向晚微風,也替將要離開的橙色晚霞不斷說再見,
並用她的手輕撫臉龐,撥弄頭髮,以示道別之意;
在氣溫仍算有點偏高的夏末,那是最溫柔的享受。

老先生汗流浹背地一座墓的草拔完後,就換到另一座;
自己手上的菸也跟著他移動的同時,一再地宣告休眠。
老先生每次的移動都會饋贈溫暖又清楚的眼光與微笑,
但透過微量酒精的刺激,自己的眼角卻是越來越模糊。

走上前問老先生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拔草?其他人呢?

老先生說他不是那裡的員工,只是想到就會去那裡拔個草,
一方面讓自己運動,一方面幫忙已故之人整理身後的居所;
再次冒昧問他是那位親人,他說沒有任何一個是他認識的。

老先生單純地不想讓那些人的在世親友探訪時,路不好走,
他只是住在附近的「鄰居」而已,說這也是一種守望相助....

最後怎麼回家的早已忘記,只記得老先生的身影非常高大;
高到自己只能抬著頭看他,大到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小螞蟻。

--
【後記】

接著好一陣子,只要有空就會再去那個墓園,
有幾次還會遇到他,也喜歡聽他說些小故事,
不過,大約在十月多之後,就沒再見到他了。
而且一直到最後都忘記要問他的名字與稱呼....

讓我回想起很多年前,
在「嘉義縣民雄 23 號公墓納骨塔」遇到的那位「賴桑」,
也是這樣就失去聯絡了....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

六弦(Blues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