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原寫於2014年04月01日。後來覺得可以當成網誌文章,故此收錄。

 坦白說,這幾天有一些朋友問我:這一次你怎麼沒去台北參加330的街頭活動?你明明最討厭的就是像「黑箱」這一類不公不義的事啊!

這是有苦衷的。

下面這一篇「類心得、微體驗、輕感想、小感言」的內文有點長,不喜者勿進、或左鍵退出、或直接跳過。謝謝。

--
這應該「好人臉」跟「娃娃臉」有點關係。偏偏這兩樣,總是跟我無緣。若是您跟我一樣,經常莫名其妙就被條子盤查的話,那您真的會很希望自己能擁有天生好人臉或天生娃娃臉....

話說,2012年,大嘴鳥他們剛發《璃心力》在樹樂集辦粉絲見面會,除了一到台北走出車站就被條子「臨檢」之外,還一直問我為什麼走出來就嗑藥....(幹!我吃的是潤喉丸跟止痛藥啊!止痛藥包裝上的英文看不懂,起碼看得懂「十八銅人爽聲潤喉丸」這幾個繁體中文字吧?)

然後到了樹樂集,因為比較早到,且那天活動有稍微延後一點點,我就先在樓下外面抽菸也順便去對面跟辣妹買檳榔(當時我還沒戒檳榔與戒菸),辣妹還不錯看但檳榔不太好,因為灰包太厚了,不習慣吃檳榔或檳榔癮不像我那麼大的人,吃了可能會頭暈....

然後就在門口吸菸區邊喝啤酒邊抽菸等開演,結果持續被好幾位應該是學生之類比較年輕的客人(有些好像是大嘴鳥的徒弟或舞璃的粉絲?)投以「關注」的眼神,因為我穿得全身黑且猛喝酒又嚼檳榔還菸不離手,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鬧事份子」的感覺,其實當下我真的渾身不自在....

--
這種情況從以前到現在一直持續發生....

2002年,參加 IFPI 舉辦的「404反盜版遊行」活動,那一年的活動我記得也是要求大家都穿黑衣服上街頭,結果還沒走進中正廟的自由廣場就在外面被條子攔下來問我要幹什麼。

2007年,去參加一位朋友的告別追思音樂會,在台北社教館被問說來幹嘛的?幹!因為我沒有白色的衣服、穿黑衣服的就不能來參加音樂會喔!同年年底去給一位因病仙逝的長輩上香,也是遇到盤查跟拍照。

奇怪勒!都不能有點同理心嗎?我就不相信這些條子家中都從未辦過喪事。

2010年去Legacy參加薛岳的二十週年紀念演唱會,下午的紀錄影片看完後,一個人在附近亂晃想找東西吃,結果又被某兩位條子盤查還說我看起來不太自然!我又不是台北人,在那裡人生地不熟的還找不到東西吃,當然看起來不自然啊啊啊啊!

2013年參加反核的遍地開花活動,在嘉義市區的活動 (玉山旅社) 跟嘉義縣民雄的活動 (反核抵嘉) 又被盤查!幹!但我僅是很單純地關心社會議題與表達意見!況且,上述這些我參加過的那幾個活動,全部都有正式申請路權、完全合法的活動。

而且,我真的不折不扣地確實是一個敦厚老實也善良和平且剛毅木訥還內向害羞又溫柔體貼兼低調文靜的人啊!

我相信大多數的條子應該都是好人,而且他們的工作確實辛苦又充滿危險。但老是被條子莫名其妙地盤查,真的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也請不要用「沒做虧心事就不用怕」來搪塞。因為確實有少部份的條子喜歡在一開始就先「預設立場」,然後把它們看不順眼的路人當成不法份子進行盤查,有些時候已經嚴重造成老百姓的困擾了。

所以除了現實生活認識的條子朋友、或良性正派且不收紅包的好條子之外,一直以來我對於條子都保持「敬鬼神而遠之」的態度。

而且遇到社會議題,我也只好用自己的方式關心與支持,再也不想上街頭了....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