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碰記者的攝影機或麥克風,有些時候跟正面徒手抓百步蛇幾乎是一樣危險的....

從以前到現在的新聞畫面裡,總是不乏看見,有人與採訪記者之間因為「攝影機」或「麥克風」這兩種東西起衝突;但追根究底後,幾乎都是有人直接用手很無禮的拍掉器材,導致雙方衝突發生的情況最多。

另外,亂碰記者的攝影機或麥克風,有些時候跟正面徒手抓百步蛇幾乎是一樣危險的....

攝影記者最重視他/她們手上的攝影器材,採訪(文字)記者最重視他/她們手上的麥克風;那等於是他/她們的飯碗。

若覺得器材太靠近,當下可以直接在現場跟記者反應,大多數的記者都會自我控制約束一下;而不是直接用手去碰他/她們的「飯碗」。

另外,還有那種攝影機只是暫時放在地上休息一下(機器重量確實不輕....),旁邊也有路可以走過去,偏偏有一些白目就是要從機器上方「跨」過去,看到這種人真的會想一拳給他....嗯,兩億拳給他。從攝影機上方跨過去根本是大忌,也完全不尊重攝影記者。

比較資深(或身心都已經完全投入新聞工作)的媒體工作者在跑新聞時,他/她們會特別在意與保護手中的攝影器材或麥克風,更不希望別人去碰觸,一方面器材確實不便宜,另一方面器材也象徵他/她們職業的工作尊嚴;有些記者真的會因為器材不受尊重而爆氣。

在台灣或PTT的許多人眼裡,記者與新聞工作者總是被罵得很慘。但就算您再怎麼不喜歡這個職業,他們也有底線,而且需要被尊重;若願意嘗試去瞭解,有些時候確實可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衝突與誤會。

而且,這些底線,無論紅橙黃綠藍靛紫哪種顏色、哪種立場的每一家媒體都完全適用,沒有例外。

各行各業都有其特定的禁忌與底線,就像吉他手不希望旁人亂動自己的琴、效果器盤、音響與訊號線等器材,是一樣的道理。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