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是愉悅且有過的曾經,不快樂是甜蜜卻心傷的回憶;而那些,都是性靈上的無價之寶。

前幾天的週末去CCU「大吃市」我超愛的蛋包飯吃宵夜(以前唸吳鳳時,日二專的同學們應該都跟我去過,夜二技的好像沒有?),才剛停好機車走到攤位門口還沒開始點東西,老闆馬上連聲抱歉說飯已賣完只剩麵,頓時覺得蠻訝異為啥他會有這反應?後來才曉得,原來過了十年老闆還記得我每次去都只吃各種不同口味的蛋包飯,即使我從來都不是中正的學生,但他幾乎都會記得每一位常客。百感交集瞬間只覺得一陣暖意湧上心頭。

蛋包飯對面的「1815吉田小舖中正店&關東煮」也不見了,唸夜校的最後段時期白天我在吉田的總店工作,晚上十點多下課後,常會送茶葉/原料/封口杯膠膜或帳單過去、順便在關東煮那用晚餐,吃完後再一個人去隔壁玩投籃機,偶爾也會跟店長小酌與聊天,我也喜歡他們的關東煮;但在一次工作時嚴重摔傷(後遺症就是我變成類氣象台體質了,找了各中西醫也好不了,至今只要天氣一變就痠痛。不過....從一樓摔到地下室傷到脊椎、沒死算命大了),到二技畢業前夕有好幾個月不能騎車、開車。辭掉飲料店工作後也跟他們慢慢失聯了。

往南華方向的那個銀行 (還是農會?忘了) 的旁邊 ,幾年前開了全家,現在又變成一間好像叫「蓋幫」但不知是啥的神奇店家?半夜一兩點多了還有很多人在裡面;但這是好事,沒開全家跟蓋幫之前的那裡很暗,現在明亮許多、也安全多了;N年前某次去看夜景時,在轉角那裡被一個似乎是當地的不良少年吧?想找我麻煩結果當場被我KO掉、跟另一位不認識的中年路人大叔擒住他、等條子來把他帶走,很好笑的經驗。
而原本位在中正宿舍機車停車場對面那塊荒廢的空地,曾經有過一段時間的夜市,那時偶爾會找日二專時期的同學在晚上去那裡逛逛攤位、吃吃東西,雖然那個夜市超小的,後來空地又再度荒廢。但沒想到那空地現在竟然變成「中正汽車駕訓班」了!

本來想要去大吃附近以前常去的某秘密基地2號看一下夜景;過去很喜歡買包鹽酥雞再拎個幾罐啤酒,在那裡席地而坐享受專屬自己一個人的星空、月影、蟲鳴之良宵美景。但卻發現又多蓋了好多宿舍一類的建築物,從來不亮的電火條也不斷發出淡黃色的燈光;回憶中無光害、只有星星、遠方燈景、偶爾飛來幾隻螢火蟲的畫面,未來也只能在心中「緬懷」了。

最後乾脆繞到靠體育場的側門、機車暫停人行道旁,去他們的體育場散步看夜景,遇到一位看似運動完來問時間的學生(聽他說活動中心湖畔咖啡旁那個很神奇的太陽能板建築快蓋好了),在司令台上看夜景時還撿到五塊錢硬幣,到樓下廁所小便又不小心嚇到另外兩位晚上去運動的女學生(因為他們的走廊到晚上都會把燈關掉只留廁所跟販賣機的燈,而我又留著一頭長髮....),後來還不小心被操場的自動灑水器噴到....=.=a
走出CCU去牽機車時被巡邏的條子盤問,但這次遇到的是好條子,因為他們沒有看我一個人行動就百般刁難,還問我吃飽了沒,哈哈!神奇的條子。

真是個奇怪的晚上。

日二專、夜二技我都是唸吳鳳,但每次下課後一個人常跑的地方,除了民雄鬼屋、消防隊旁的納骨塔涼亭外,就是CCU、大吃市跟秘密基地1號&2號最多了。二專時期偶爾也會拉著極少數較常相處的朋友一起去,不過很對不起他們就是了,因為這些地方對他們來說其實是很無聊的,感謝他們那些年的包容。

現在大家雖然都因各自的生活,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加上我本來個性就很孤僻又不太常跟人類互動,現在一年之內可以見到我兩、三次以上大概就算是奇蹟了;但那些曾有過的點滴回憶,我一直很珍惜。

--
快樂是愉悅的有過的曾經,不快樂是甜蜜的心傷的回憶;而那些,都是性靈上的無價之寶。
至今,仍常一個人去那兒散心;因為有好多人事物、無論過去或現在,也總是往心裡去的。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