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本人是山本頭狀態,請多指教。(原本想要剪成三井壽,卻不小心變櫻木....)

上週三(2014.05.28)去剪頭髮。我告訴設計師,想把頭髮剪短也把瀏海剪掉,但希望頭髮比「平頭」稍微長一點就好。

一段時間過去了,結果當再度回過神之後,看著鏡中的自己,才猛地驚覺發現竟然已經朝著「僅比光頭長一點」的「山本頭」路線前進,而且也很確定當下已經完全回不去了。

瞬間清醒後,仍然很淡定地保持鎮靜,更不流露半點情緒,這個超能力我很擅長。雖然在執刀設計師兼店長的說明之下,我能夠理解同時明白她這樣剪的用意,也釋懷了一點點。但總還是覺得有些奇怪的尷尬。

坦白說,當下我真的很想對那位執刀設計師兼店長的大姐提醒一聲:平頭跟山本頭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髮型,而且兩者之間差異非常大。但再想一想,她畢竟是靠這個專業在吃飯的設計師,還是要尊重對方的專業建議,就算了。

對,拎杯在2011年剪掉那一頭過肩及腰的飄逸長髮後(詳見《再見了,最親愛的長髮。》一文),又再度想不開。但這一次卻是因為非預期的原因,在設計師的巧手與刀工之下,才不得已必須剪成比原先自己希望的更短。原本我只是想理個清爽好整理接近「平頭」的頭而已。

(音樂朋友柳廣清老師,就一針見血的說:這個情況,就是想要剪成三井,卻不小心變櫻木的意思....)

所以目前本人是山本頭狀態,請多指教。而且也覺得自己被條子盤查的機會,隨著髮量與長度的瞬間減少與變短後,又再度增加了許多。奇怪的反比。

這幾天洗澡洗臉刷牙甚至僅是小個便而已,只要一站到鏡子前,就會不禁為自己那一顆外觀看來有如發霉水煮蛋似的山本頭掬一把淚;每當夜闌人靜站在窗邊看著夜景,天上閃爍的星光在黑空之中彷彿是一顆顆晶瑩的淚珠,似乎也為了我的頭髮在哭泣,淡淡的惆悵之中又不禁再一次潸然淚下。

最幹的是,還是會很習慣在洗臉後,順手拿起梳子梳一下頭髮,卻忘了這個動作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其實只是在刮頭皮而已....

PS:最後附上《灌籃高手》卡通版的片尾曲世界が終るまでは來應景一下好了。

--
這個生活插曲小故事告訴我們:剪頭髮的時候,一定要隨時保持清醒。

創作者介紹

六弦(Bluesdan)的弦外之音

六弦(Bluesd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